一秒记住【悠悠小说网 WWW.YOYOXS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“回宁家老宅治丧吧。” 带着稷下学宫一位首席一位五经博士回到雨花街后廊下宁家后,不理会懵然的皇鸿儿和懵然的姜太虚猝不及防下的见面,对哭成一片的宁家姊妹说道。 宁东东毕竟管家几年,再者对郑氏的情况心里也有所准备,这会儿听闻林宁之言,强忍着悲痛,道:“我……我这就去请人帮忙。抬娘……回家。” 宁南南忽地抬起头,大声抽噎道:“我来背……背娘回家!出来的时候……出来的时候就是我背的娘!” 听到这悲伤到极点的言语,不止宁东东姊妹们又纷纷痛哭起来,连外间气息正在争锋相对形成对峙的皇鸿儿和姜太虚,都渐渐缓和了下来。 姜太虚是想起了林宁之言,既然方才已经答应了他,要观察之,体会之,这会儿就不好直接翻脸动手。 再者,两人虽都对生死看的很轻,然内间毕竟有人间至悲之事,他们在外间动手,必然会恶了林宁。 所以只冷冷看了彼此一眼,就分开了去,泾渭分明,井水不犯河水。 五经女博士虽不认得魔教圣女,却多少看出了些名堂,不过同样之前落在林宁话语中,此刻也不好多说什么。 未几,宅门外有人进来。 初一进外间,险些没被屋内强大的气场吓死,进退不得。 见此,三人方缓缓收敛了气势,一群妇人进了屋内,没一会儿哭声震天。 林宁面色淡然的出来,还拉着愤怒的宁南南一道。 出了内间后,宁南南都顾不得认识新来的两人,她仰头看着林宁,愤怒道:“之前娘病的重,没银钱抓药,我上门求她们,头都磕破了,也没人借一文银钱,只会给些破烂衣裳和饭菜。这会儿又来?当初她们家过的不好时,娘帮了她们多少?表哥,你干什么拦着我?我要让她们滚!” 林宁轻轻一叹,抚着她的冲天鬏,道:“小南,若只你一人,表哥就算纵你大开杀戒,又有何难?我们是山寨的山贼,江湖人士,讲究快意恩仇,最恨忘恩负义落井下石之辈。可是,我可以如此,你也可以如此,但你姐姐和弟弟妹妹们不能如此。她们还要生活在临淄,还要生活在这正常的人世间。若让她们断绝亲族,等你走了,她们就只能自己生活了。她们回到宁家老宅后,旁人不会说那些族人们当初忘恩负义,只会说你姐姐她们薄情寡恩,不顾宗族,她们便会在这世间举步维艰,连说亲都有干碍。我知道这很难受憋屈,可人生就是这样,哪有那么多随心所欲?就让你姐姐来处理这件事吧。” 其实若他时间充足的话,也不会让这一步。 可是他马上就要离开临淄,折返回青云了,哪有时间再来处理这些宗族之事? 郑氏的大丧,也的确需要宗族来帮忙。 且有宁家三叔公的惨状在前,想来其他族人也不会再猪油蒙心,觊觎宁家嫡脉族产了。 他刚劝罢,一旁皇鸿儿却幽幽笑道:“你这是将小南往迂腐里教,这等亲戚留着做甚?小南你且记住,世间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者,当如何处治?终不过两个字:杀之! 若不如此,如何能心念通达?” 宁南南闻言唬了一跳,她可没想过动手杀人打人。 她心里终究还是明白,那些人当初是畏惧三叔公,怕得罪后被报复,所以没人敢给银钱。 虽辜负了她娘当年对他们的好,但是杀了他们,好像有点过了。 “荒唐,简直一派胡言!” 宁南南还没开口,一旁五经女博士却恼了,斥道:“你果然是歪魔邪道。人生在世,谁不与人发生点口角?谁不被人说点闲话?谁又能从始至终问心无愧?若只因有人谤你、欺你、辱你、笑你、轻你,你就大开杀戒,这天下岂不乱了套?” 宁南南红肿的眼睛里已经一片茫然了,问道:“姐姐,那我该如何?” 五经博士温言道:“倘若世间有谤我、欺我、辱我、笑我、轻我、贱我、恶我、骗我者,何不忍他、让他、由他、避他、耐他、敬他、不要理他,再待几年你且看他。或许没那么畅快恣意,却是真正的处世之道。” 宁南南复仰头看向林宁,问道:“表哥,你能做到吗?” 林宁闻言,语重心长道:“表哥就是这种类型的典范。” 宁南南眼睛里生起了敬意,道:“表哥你好厉害,我就做不到,我真的好气哦。” 林宁干笑了声,道:“不是,是表哥以前谤人、欺人、辱人、笑人……但人家没好意思计较,忍了表哥几年后,咦,表哥改邪归正了!” “噗!” 林宁身后的五经博士闻言,饶是知道场合不对,还是忍不住喷笑出声。 这…… 这这…… 这算什么典范?反面典范吗? 林宁看着宁南南微笑道:“他们的恶行,远不能和表哥当初比。当然,他们也多半不会如表哥这样幡然悔悟。可是没了三叔公那一伙儿上蹿下跳,他们总归会寻回一些良心,帮助你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王令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悠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屋外风吹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外风吹凉并收藏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