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悠悠小说网 WWW.YOYOXS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子时,初。 闫寸一路跟着几人,直至黄员外在城北的庄园。 他远远看到庄园大门开启,四名仆从抬着竹椅进了门,紧接着,三名仆从推搡着方白眉,将他也推了进去。 门迅速关闭,周围安静下来。 闫寸自周围住家的屋顶略至庄园侧面,翻身落地,快步贴近庄园。 庄园侧墙外是一小块空地,空地上杂草丛生,还有一些被丢弃的砖瓦,看样子最近周围有人家刚修缮过屋子。 院墙颇高,仅靠助跑是攀不上去的,闫寸捡了三块破损的方砖,摞在墙角。 助跑几步,脚踩方砖一发力,闫寸的手攀上的墙沿。 他依靠臂力将自己提了上去,保持着刚好露头的状态。 庄园占地颇广,后院有一处水潭,被错落的屋子遮住大半,没遮住的部分泛着细碎的月光。 除此之外,庄园内只有一处灯火。 没人吗?这么大的院落,仆役婢女呢?他们不点灯吗?闫寸思索着。 他屏息听了片刻,确定周围没人,双臂一用力,翻过了院墙。 落地后,闫寸趴在草丛中没敢动。 等了几个弹指,闫寸起身,猫着腰,向灯火所在处摸去。 转过几道回廊,他听到了细微的说话声音。 就在下一进院子。闫寸在无人看守的院门口探头看了一眼,院内堂屋点着灯,因此可看出屋内晃动的人影。 屋外有仆从值守,正是抬竹椅的四名仆从。他们正在传递一只水袋,也不知是在分水喝还是在分酒喝。 闫寸虽未与他们交过手,却知道他们功夫定然极扎实。 因为他见过他们抬竹椅。 竹椅不似轿子,它有韧性,抬起来走难免忽忽悠悠,人坐在上头,走不了多久就要反胃了。因此有人经营租赁轿子的生意,却没有人租赁竹椅。 可是这四人将竹椅抬得稳极了,如坐平地,毫无颠簸之感。 他们无论步伐大小、快慢,还是方向控制,都配合默契。 关键是,闫寸并未从他们身上看出长期训练刻意配合的痕迹。 这是四个可以各自为战的高手,因为功夫高强,所以可以与他人无缝配合。 突然,闫寸后背的汗毛全竖了起来。 那是一种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才能培养出的预感,仿佛死神在他耳边吹了一口凉气。 闫寸缩紧后背,向一旁滚了一圈。 就在他滚倒的同时,一支箭擦过他的手臂,钉入院墙。 “谁?” 院内的仆从听到箭矢声,瞬间警觉起来。 两人守在亮灯的屋门口,两人抽刀,向着屋外摸来。 闫寸向身后瞥了一眼,从箭矢射来的方向看,对方应该在树上。 就在他评估院内的四名仆从时,身后的树上有个人正盯着他,像一只随时准备俯冲捕食的老鹰。 看到箭矢,闫寸便知道,跟杀死冯员外的是同一名弓箭手。 他只能藏在一根门柱后,并祈祷门柱足够宽大,能使对方找不到再次射箭的角度。 祈祷似乎灵验了,对方没再放出箭矢,然而没用,因为院内的仆从出来了。 距离还有五步,隔着一道院门,双方都已看到了对方。 今晚月色真好。 看到对方的瞬间,闫寸动了起来。 他猛然冲向面前的两名仆从。 仆从被他的悍勇吓了一跳,本能地后撤一步,准备迎敌。 然而闫寸只冲出一步,突然又收了冲势头。 直到一支箭矢自他的头顶掠过,钉在高大的门框上。 就是现在! 趁着对方新的箭矢上弦的瞬间,闫寸冲进门内,重新找到了掩体。 嗖—— 又一支箭矢飞来,钉在门框上,比上一支深,弓手放箭时似乎带着被戏耍的怒气。 “哈——” 从一名优秀弓手的箭下脱逃,使闫寸浑身的细胞都兴奋起来。 从院门口到屋门口,有约莫两仗距离,其中一大半是没有掩体的。 他没有退路,只能向前冲。 “来吧。” 闫寸拔出刀,与两名仆从战成一团。 嗖——嗖——嗖—— 疯子! 弓箭手是个不顾同伴死活的疯子。 闫寸一脱离掩体,箭矢接连飞来,甚至射伤了一名仆从。 不是吧。以仆从牵制弓手的计划落空,闫寸趁挡在一侧的仆从受伤,迅速从两人的夹击中脱身,直冲向亮着灯的屋子。 以弩箭逼退守在屋门口的两名仆从,闫寸闯进了屋内。 不得不说,人有时候还是需要外力推一把,原本没什么信心对付四名仆从,被那弓箭手一逼,也做到了。 进屋的瞬间,闫寸丢出一枚铜钱。 铜钱自烛火上方飞过,带动的气流吹灭了烛火。 屋内瞬间漆黑一片。 “谁敢来!我就杀了你们的主子!”闫寸道。 这绝不是虚张声势,说话时他已掐住了黄员外的脖子。 黄员外的身体轻飘飘的,他身上有一股老年人特有的味道。 陈旧腐朽的,潮湿的,在药罐子里浸淫久了的味道。 闫寸将他从矮塌上提起,这味道便散了出来,充满整间屋子。 他右手掐着黄员外的脖子,左手上的刀则架在了另一条脖子上。 屋内还有一个人。 陈初秋。 院阁行会会首陈初秋。 “陈会首,又见面了。”闫寸向他打着招呼。 陈初秋一动也不敢动。 今夜的月色真好,月光透过窗户纸,淡淡的,恰让闫寸手中的刀反出冷光。 “他太老了,”陈初秋道:“你再不放手,他就要被你掐死了。” “陈会首真是好心,这种时候还替别人着想。”闫寸道。 “我只是觉得,你来黄员外的府邸,总不会是为了对付我吧?”陈初秋道。 “那得问一问黄员外了。”闫寸松开掐在黄员外脖子上的手,问道:“这么晚了,陈会首还来登门拜访,定是有什么急事吧?” 黄员外揉着脖子,猛咳几声,将气喘匀了,道:“你可知道我的靠山……” “你可知道,你的靠山即将大难临头。”闫寸打断了黄员外,“所以,现在提什么靠山,除了激怒我,不会有别的结果。” 他看不清黄员外的脸色,却知道对方的脸色一定难看极了。 “我问什么,你就答什么,明白吗?” 不待黄员外答话,屋外有人喊了起来。 “勿伤吾主!否则我们绝不放过你!”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囚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悠悠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形骸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形骸并收藏囚唐最新章节